日華媒:日本兒童樂園屢被老人強占折射社會扭曲

來源: 中國新聞網 | 2017-07-31 10:59:10

  中新網7月31日電 日本新華僑報網日前刊發文章稱,近年來,日本的大街小巷里,越來越多的兒童公園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消失。  文章稱,秋千、滑梯等兒童玩樂設施,悄然變成了各類老年人群適用的設施。表面看,這似乎是日本擴大

  中新網7月31日電 日本新華僑報網日前刊發文章稱,近年來,日本的大街小巷里,越來越多的兒童公園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消失。

  文章稱,秋千、滑梯等兒童玩樂設施,悄然變成了各類老年人群適用的設施。表面看,這似乎是日本擴大游樂設施受眾的改造工程,而背后則是日益加重的老齡化對資源配置的嚴重扭曲。

資料圖:日本老人
資料圖:日本老人

  文章指出,上世紀60年代以來,日本各種兒童游樂設施出現在一塊塊閑散的空地上。隨著經濟快速發展,越來越多的兒童公園也應運而生。

  而進入20世紀以來,隨著日本少子高齡化的加劇,日本政府于1993年修改了都市公園法實施令。“兒童公園”的概念不復存在,搖身變成更廣義的“街區公園”。

  2000年以后,由于兒童游樂設施發生了一些受傷事故,一些老年人們利用手中選票趁勢給政府施加壓力,于是街區公園里的兒童設施成為撤銷、整改的主要對象,取而代之的是供老年人鍛煉身體的器械。

  日本國土交通省的調查報告顯示,1998年至2013年間,孩童玩耍的秋千減少了9成,而老年健身器材卻猛增了5.5倍。日本社會如此“厚老薄幼”,令人深思。

  文章分析指出,兒童成長空間遭壓縮,首先凸顯出日本社會寬容度的降低。公園作為開放式空間,原本是孩子們的樂園,是他們與外部社會的連接通道之一。孩子是國家的未來,是活力與生命力的象征,但在當今日本卻往往成為眾矢之的。

  近年來,日本各地試圖解決“排隊兒童”問題大力推進幼兒園建設,卻屢屢發生因當地民眾抵觸和反對而最終擱淺的事件。吵鬧、噪音等被認為是主要因素,體現了日本普通民眾對兒童群體在情感上的苛刻和冷漠。

  即使是兒童公園,也以維護公眾環境為由開始出現“禁止孩童踢球”“不得大聲喧嘩”等標識,并換上了更多的老年健身器材,無形之中將天性頑皮的孩子拒之門外。

  生存壓力大、時代閉塞感強、社會發展停滯不前的大背景下,日本社會對“下一代”的態度也在迅速劣化,折射一種焦躁的國民心態。

  文章還分析稱,此外,日本社會的重老輕幼有著深刻的現實無奈。日本進入超老齡社會以來,勞動力極為短缺,依然留在工作崗位上的65歲以上老人比比皆是。孩童雖然關乎未來,可是老年人群卻掌握著最多資源與選票。

  安倍政府為了把控政權,在福利和政策上向老年群體呈現出十分明顯的傾向性,造成社會保障領域的“代際貧富差距”。安倍政府短期內找不到解決人口短板問題的良策,卻用變相犧牲“下一代”長遠利益,來換取現實政治利益。這無疑是一種不負責任的短視行為。

  文章最后指出,社會的不寬容,讓日本年輕人的婚育意愿進一步降低;而政府的不公平,則讓兒童一代成為永久的“犧牲品”。一老一幼顧此失彼,日本要想真正改善高齡少子化問題,可謂任重道遠。

上一篇:伊朗東南部錫爾詹市約百人甲醇中毒 其中5人死亡

下一篇:殼牌歐洲最大煉油廠因失火暫時關閉 并未影響油價

熱點排行

專題

調查

安徽快三助赢计划 四子王旗| 宿松县| 布拖县| 沁阳市| 岑巩县| 平山县| 孝感市| 长葛市| 禄丰县| 高平市| 兖州市| 博野县| 巴林左旗| 万州区| 保康县| 建湖县| 手机| 胶州市| 腾冲县| 瓮安县| 四平市| 青阳县| 从江县| 贡嘎县| 德州市| 密山市| 焉耆| 长顺县| 花莲市| 万盛区| 河池市| 临潭县| 若羌县| 盐山县| 通渭县| 苏尼特右旗| 东兴市| 抚宁县|